所在位置:首页 > 八面来风 > 警钟长鸣 >

疯狂盗砂的背后——严查涉黑犯罪团伙及其背后的“保护伞”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05-27    浏览次数:

 

 

经过整治,北江恢复了天蓝水清的美景。(资料图片)

 

 

在广东省纪委监委和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下,疯狂盗采河砂10余年的英德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政委张志坚,英德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原副主任科员张志刚两兄弟涉黑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被连根拔起——

疯狂盗砂的背后

 

 

昔日的广东省英德市北江边观音山采砂场码头,采砂作业可谓热火朝天。最热闹时,3个采砂场10余艘采砂船昼夜盗采不停,日进斗金,十余年间从北江中“捞取”数亿元。

 

而今,采砂场一片平静。采砂场的实际控制人——以英德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政委张志坚,英德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原副主任科员张志刚两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被连根拔起,英德市公安、水务系统10名公职人员被留置,27名非公职人员进入“高墙”,不复往日威风。

 

从张志坚团伙落网往前追溯,又牵扯到清远市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一个大案——以陈志辉、陈献金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两个团伙看似各占山头,为恶一方,但经过纪检监察机关协同公安等部门抽丝剥茧、顺藤摸瓜,在打掉陈志辉涉黑犯罪组织及其“保护伞”后,成功挖出了同样在“江里捞金”的张志坚等人。

 

 

采砂船变“印钞机”

巨额利益驱使“黑手”伸向北江


 

20世纪90年代以来,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大沙塘村以陈志辉、陈献金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以宗亲关系为纽带,搭建起了严密的内部组织体系,“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其中最主要的“生意”就是河砂。

 

2000年后,毗邻清远的广州等城市的房地产业逐渐兴起,北江优质河砂成了抢手货。

 

“河砂实在太暴利了。”办案人员介绍说,随着河砂的需求量大幅提升,价格也水涨船高。“清远建市初期,一立方米河砂价格是5元,现在要230元至280元。一艘船一晚上就能采几十万元的河砂,如果几艘船同时采,一个晚上就上百万元了。”

 

陈志辉等人将赚钱目标锁定在河砂上。自2003年开始,陈志辉涉黑犯罪团伙开始组织社会人员潘海添等人在北江流域清远河段大肆盗采河砂。

 

该团伙打着中标开采的合法外衣,经常违反《河道采砂许可证》限定的采砂范围和时间,非法超时间、超范围、超标准盗采河砂、运输河砂。为避人耳目,有些客户专门晚上从广州等地赶来买河砂。该团伙一晚上能盗采多船河砂,并连夜转手卖掉,采砂船俨然变成了“印钞机”。

 

河砂这块肥肉谁都想吃,张志坚团伙同样把“黑手”伸向了北江。2007年,张氏兄弟意欲谋得北江一个标段的采砂权。投标不中后,张志坚便邀请时任英德市公安局民警成某金、陈某基等人,以共同入股的方式筹资,用500万元从中标人手中买下了这个标段的采砂权,并议定由社会人员潘永林出任采砂场总经理。从此,张氏兄弟、成某金、陈某基等人便以幕后老板的身份,以合法标期、标段为掩护,操纵潘永林等人,雇佣船主,以超量、超范围或超时采砂的方式,开始了长达十余年大肆盗采砂石的非法活动,牟取了暴利。

 

相关水利专家表示,盗采河砂存在多方面的社会危害。在河道过量采砂,会致使河床严重下切,造成险堤险段,影响河道防洪排洪,易导致局部洪水漫堤泛堤。此外,过度采挖河砂还会造成河床涮深,使桥梁基础外露,甚至造成桥梁坍塌。偷采、乱采河砂形成的砂坑,还可能诱发溺水事件。不按规定擅自在深夜进行采砂作业,也极大影响了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

 

 

金钱开路

腐蚀公职人员换来“一路绿灯”

 

为何两个犯罪团伙能够肆无忌惮“啃噬”北江10余年之久?通过分析不难发现,两个犯罪团伙的头目在当地都相当有“势力”,团伙为非作歹的背后都有公职人员“撑腰”。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陈志辉以威胁、恐吓等非法手段当选大沙塘村委会主任,其哥哥陈志军曾担任村党支部书记。陈志辉将村委会变成个人说了算的“一言堂”,还肆意干预龙塘镇的人事任用,在当地可谓霸道至极。

 

为了扩大在北江流域非法开采河砂的影响力,巩固垄断地位、抬升市场价格,陈志辉先后多次纠集团伙成员陈海华等人持刀棍等作案工具,到清远北江河堤驱赶、殴打、恐吓其他盗采人员,打击竞争对手。他们俨然把北江的河砂当成自家的私物,盗贼头子倒成了“执法队长”。

 

而张志坚犯罪团伙则滥用手中的公权力。据涉案人员供述,为了确保自家的河砂在市场上占有绝对份额,张志坚曾要求他们身着警服“值班”,轮流在城中要道拦截过往运砂车,对不是自己家的运砂车进行“敲打”。为了打压对手,他们还给水务局监管部门写“举报信”,同时买通水务部门监管人员,利用手中权力,对其他非法盗采行为进行打击,“贼喊捉贼”。

 

除了借用手中权力、仗势欺人外,这些犯罪团伙还用金钱开路,架起多重“保护伞”,为违法行为上“保险”。

 

陈志辉涉黑犯罪团伙用金钱开路、利益相诱,多方拓展人脉,长期拉拢腐蚀公职人员,与部分公职人员沆瀣一气。镇领导为其“两肋插刀”,河砂监管部门为他“遮风挡雨”,公安机关“内鬼”为其“出谋划策”,致使其违法犯罪行径“一路绿灯”。

 

张志坚则有自己所谓的“用人之道”。据了解,最初购买采砂标段的几个股东,有的是张志坚在龙头山派出所时期的“老朋友”,有的是其在英德市公安局的“嫡系队伍”,还有给他开车的“铁杆兄弟”等。之所以要拉拢他们入股,就是要将张家的“生意”做成大家的“生意”。这些人参与其中,自然也成了他们非法营生的“保护伞”。

 

2010年前后,张氏兄弟又拉拢了时任英德市公安局民警徐某锋、时任清远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林某广,并主动送了一些“干股”给林某广,以求“保护”、关照。

 

 

打黑拔“伞”

涉案人员被连根拔起


 

2018年4月,清远市查办陈志辉涉黑犯罪团伙案件期间,省纪委监委要求清远市纪委监委同步介入,坚决深挖背后“保护伞”。最终,陈志辉涉黑犯罪团伙背后涉及的水务、公安等部门党员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共22名“保护伞”被连根拔起。

 

在查办陈志辉团伙涉黑案中,办案组围绕陈志辉家族违法犯罪、坐大成势这条主线,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成功挖出英德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政委张志坚,英德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原副主任科员张志刚等人涉黑涉恶问题。

 

2018年11月4日凌晨,在省纪委监委和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下,清远市纪委监委联合中山市公安局一举打掉以英德市公安局政委张志坚为首的涉黑涉恶犯罪集团,对张志坚等8名涉案公职人员采取留置措施,并进行审查调查。中山市公安机关共抓获47人,清远市纪委监委查处公职人员13人,留置11人,冻结银行账户金额1.4亿元。该专案实现了纪委监委机关和公安机关同步对接,也开创了广东省内异地合作办案的先例。

 

为加强警示教育,今年4月18日,清远市纪委监委组织市公安局50名中层以上干部,到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旁听庭审。与此同时,清远市水利局成立河道采砂现场监管小组,专门负责北江河砂采区现场监管,堵塞制度漏洞。

 

据办案人员介绍,目前清远市大型采砂船大规模偷采得到有效遏制,小型零星偷采露头就打,行业乱象得到有效治理,水事秩序持续好转,当地群众和合法采砂企业拍手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