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八面来风 > 学思践悟 >

爷爷耕田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6-11    浏览次数:

 

爷爷耕田

 

爷爷养了一辈子牛,自然赶车用牛的本事也不差,在附近十里八村,技术堪称一流,在那缺少机械,主要靠人力,畜力的年代,爷爷的这一本事,可派上了很大的用场,为家里解决了很大的问题,与肩扛人背和独轮车,平板车等工具比,效率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即使后来农用机械普及了,可时不时,还会有人上门请爷爷去帮忙,尽管做子女的姑姑叔伯他们经常劝他年纪大了,不要再耕了,可爷爷一直说,我的身体还算硬朗,而且人家既然找上门了,肯定是遇到难处才开口的,能帮就帮一下吧,力气就和井水一样,使完了又会生出来的。

爷爷身材高大,力气自不会少,加上又不惜力,干农活自然是副好把式,有的人“家作懒,外作勤”家外两种表现,可爷爷始终里外如一,家外一个样,不光对人家的请求有求必应,而且家里不管谁家碰到难处更是当仁不让,挺生而出。

记得有年秋日的午后,我和妈妈在院子里翻晒玉米,只见爷爷手里拿着烟袋,双手别在身后,串门来到我家,看着满院的玉米爷爷问道:“今年玉米收得还可以吧?”

“还行吧,差不多能划七八百斤一亩”妈妈答道。“都要大忙了,这小三还没回来啊?”爷爷埋怨道。

“说等把手里的活干完了就回来,可能还有几天吧。”妈妈连忙回答。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啊,山上的玉米砍了不少天了,正好现在地里有潮气,能耕了,再晚怕到时赶不上种麦子啊!”爷爷继续说道。

“我也知道啊,可是我想趁着这两天天气好,等把玉米砍完的,再请人耕啊”妈妈边说边拣拾玉米里的杂质。

“那明天我去耕,到时我直接赶牛上山,你们忙你们的就行。”爷爷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一早,睡得正香的我被妈妈喊醒,让我带上茶水,瓜果还有一些点心上山陪我爷爷去耕田,深秋的清晨,雾气很重,整个村子都被浓雾围绕,走在路上都能清晰的听见两边树上的露水重重的砸落地面的声音,如同下雨一样,“啪啪啪”的发出声响,刚走出村外,就听见身后不远传来爷爷“啊、啊、啊”的赶牛声,坐在爷爷牛车的车耳上,双腿悬在空中,如同坐上了观光车,一边看着满山的风景,一边听着爷爷唱的牛歌,晃晃悠悠,那种感觉比现在坐小汽车都舒服。

“到了,下车。”随着爷爷话音刚落,我便提着篮子就跳下了牛车,爷爷也完成了解开牛肚绳,卸下牛套脖,支起开车棍的一系列动作,将牛散在田里,让它饱餐一顿,正好爷爷也利用这段时间将犁从车上搬下,调试楔子松紧和犁头深浅,等一切准备完毕后,只见爷爷从腰间拿出他的宝贝--烟袋,装上烟丝压实,用煤油打火机点上,开始“啪嗒啪嗒”的抽起来,边抽边凝视着眼前的这块如同利刃竖立的玉米茬,若有所思。

一袋烟抽完,爷爷如同即将上阵的将军一样,气定神闲,将烟头在石块上敲了几下,顺势放在田头,喊我把吃饱喝足的牛牵了过来,几番“啊、喔、咋”之后,便完成了套牛的整套动作,动作娴熟,一气呵成,待爷爷喊我离远点,我便知道,爷爷的“御驾亲征”要开始了。只见爷爷左手握牛绳,右手扶犁把,双腿站稳,躬身前视,大呵一声“啊”后,牛便牛身前倾,牛头低垂,四腿后蹬,四蹄深陷,将跟绳拉得绷直,犁头便深深插入泥土,顿时将田地开膛破肚,在弧形犁片和飞快犁速的共同作用下,翻起的泥土倒向一侧,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白光,散发出阵阵泥土的清香,爷爷和牛如同绘画师一般,不一会,便将原本枯黄的田地慢慢涂抹成黑色,最后全部变成黑色,耕完后的田地还要用耙把田地耙平,我便自告奋勇也要练练手,爷爷不放心的把牛和木耙交给了我,即使在田头休息还一直望着我,过了一会,爷爷看着满地坑洼不平、高低起伏,还有好多边角旮旯没有耙到,边笑着对我说,耙累了吧,歇一下吧,让爷爷再来找补找补。

快响午时,地也耕完了,在装车准备回家的时候,我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了爷爷几个问题,为什么在耕田休息时候不让牛解开绳套休息,而是让它原地休息呢?爷爷笑着说,人无压力轻飘飘啊,牛也是一样,耕田不像拉车,拉车使得劲较少,可耕田就不一样了,必须是全神贯注,全身发力,如果把绳套解开,它的思想就会放松,再想把这股劲使出来就难了,我看过好多牛开始耕的好好的,可休息后,就不想耕了,就耕不动了,就是这个原因。当时好像也懂了,可没有现在理解的深刻,现在仔细一下,我们的好多党员干部,与这“牛”好像都有类似之处,开始干事创业时都能俯首甘为孺子牛,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可一旦功成名就,提拔重用后就犯错出事呢,就是因为自我加压的开关关掉了,自我要求的标准降低了,自我免疫的系统堵塞了,才导致悔不当初的一幕幕悲剧上演,可见思想一旦滑坡,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坐在牛车上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我又想起一个问题,为什么耙地的时候,横着耙完了还要纵向耙一遍呢?这不多此一举吗?爷爷继续笑着问我道,鱼网你见过吧?我笑着说当然见过,那鱼网是什么样子呢?是用网线横竖编织起来的.爷爷接着追问道,那为什么要这样编织呢?因为这样网才牢固,才不容易被弄破。我恍然大悟:“横竖耙两遍,甚至有的地方耙的遍数更多,才能把没耙到地方全耙到,全耙平,不留死角,为过两天种麦子打好基础,也为麦子以后更好的生长创造条件。”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当下,不禁想到自己从事的纪检监察工作,忠实履行党章赋予的监督执纪问责和宪法监察法赋予的监督调查处置职责,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常震慑,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不也正是为“高质发展、后发先至”创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嘛。

爷爷意犹未尽道,还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来,我笑着说,最后一个问题,爷爷在扶犁把的时候,感觉好像很费劲啊?这是为什么呢?犁不是牛在拉吗?只要扶正让牛拉着跑不就可以了吗?爷爷笑着说道:“看和做是不一样的,看似简单,做起来却难呀。光是犁就有几十斤重,在强大的牛劲拖拽惯性驱使下就更重了,而且既要一边在满地“刺刀”的地里艰难前行,还要始终保持犁身正直不偏不倚,一犁压着一犁,不重耕,不漏耕,不光需要强大的臂力,还要有快速的反应力和灵敏度,‘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呀’呀。”哦,原来是这样啊,听完爷爷讲完后,不由得更加佩服爷爷的耕田技巧和实力。想起作为纪检监察干部的自己,工作中始终坚持“打铁必须自身硬”的要求,做“打铁的人”和“铁打的人”,严格遵守省纪委《六条禁令》和市委《八条禁令》规定,努力完成纪委监委赋予的双重职责,为全面高质发展,实现后发先至贡献自己的力量。

 

坐在爷爷的牛车上,看着赶牛的爷爷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高大起来……(段文军)